忍者ブログ
Admin | Write | Comment

慕卿千余载

将琴代酒,缱绻思慕,平生自有分。 (布袋戏及其他创作存档点,LOFTER同名)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【藏任/藏温】虎视眈眈

之所以叫这个名是因为我刚好在听这首工口歌。

写给啼的生贺,祝小美女每天开心有数不尽的粮吃,永远爱你。

是一辆车,本能/理性交错的产物。


拍手[0回]


*

任飘渺怀里有一只波斯猫,经历漫长的岁月洗礼诞生的贵族品种,有一身美而华丽的皮毛,小脑袋始终高昂,窝在他的怀里。

想要讨得它的欢心总是难有其法,做尽任何事情、或者故意捣乱、加以喂食,人类的手段种类繁多,却同出一宗,便是那双贪婪的、含有欲望的眼,要成为它的奴隶需要付出点什么,若不想做它的奴隶,并要让它臣服于人类,又需要人类做点什么。

罗碧和他交谈的时候他也不放开那只猫,一人一猫优雅的举止,罗碧分不清到底是在和猫交流,还是在和人类交流。

任飘渺的声音很轻,却听不见柔情蜜意,眼神很清,却一定蕴含他意。

服装设计师为他挑了一套白西服,熨斗熨烫出一丝不苟,仅仅在翘起腿时于脚踝处显露一些皮肤颜色,很短的足袜无法遮住那双白净的脚,却有意无意搁置在桌底,似乎以为放在那里,就不会有人投去目光、就不会有人心如搁靴瘙痒。

这个时候,任飘渺都在谈他的大生意,他好像天生懂得怎么赚钱,甚至家里有数不清的钱,他亦不是个会无微不至的铲屎官,高傲的贵族猫却愿意将柔软的皮毛蹭在他的锁骨与颈间,用粉嫩的鼻子贴着他的耳根,不知在讲什么悄悄话。

罗碧挑了个不合适宜的时间来找他,因此任飘渺的眉宇微微蹙了起来,他说得上是精致又难掩冷峻的那张脸,出现水火不相容的险象,以面向窗户的姿势来抗拒不速之客。

可是不速之客不请自来,甚至发现他被裤子收束的那两条结实又修长的腿,如他手中紧握的笔一般,与理性共谋,又处处在诱惑。

 

 

罗碧很怕猫,他的毛病很多,既会被猫毛呛得眼泪直流,还觉得猫过于骄纵,总之,这天底下确实需要霸道的角色,但这种角色一个就够了,有罗碧自己就够了。

他对现状很不爽,因为一只波斯猫打扰了他和任飘渺的独处,抑或是另一种可能,任飘渺打扰了他和一只猫培养感情的时间。

罗碧宽大的手掌游弋在猫的皮毛中,任飘渺致力于改变他的态度,指引他如何去照顾一只敢与他平视的生物。

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波斯猫远离了任飘渺,甚至远离罗碧,从任飘渺怀里跳到桌上,慢吞吞来回踱步,接着一跃而下,抖动它翘翘的小屁股,甩着美丽漂亮的尾巴走出门去。

于是,任飘渺重新看向罗碧,他终于正视这个男人,一副“我才看见你”趾高气扬的样子。

方才耳畔重重叠叠的“喵喵叫”结束了真可惜,那真的是甜蜜又折磨的吵闹。

罗碧好不容易习惯了猫的习性,一下子又陷入超出预期的泥潭中,这个叫“任飘渺”的人不仅不拉住他,还居高临下眯起眼,一边独善其身,一边犹豫半天才伸出手,罗碧见状正要眼前一亮,他复将手收回,抬起手腕,看了一眼绕在上面的手表。

“罗碧,再不跟我讲找我要干什么,我就要下班了。”他清冷的声音像堕落神的野心,无处不在。所以他和罗碧永远没有这方面相同的价值观,围着转会让人开心吗,谁晓得呢。

 

 

一直以来,任飘渺明明是那样高高在上的,却甘于去外面的超市买罐头,店员看见他都要好奇地盯着他,一是他的容貌已超出常人的想像,他能迷倒所有生命,二是他主动自主规范的是本能呢还是冲动,买的罐头,是给他家猫吃的呢,还是给他吃的?

罗碧厌倦去了解一只猫的情绪,因为你不主动去找它,它永远不来找你,它讨厌甜的东西,也讨厌苦的东西,可不把食物送到它面前,它又嚷嚷着说甜的东西也不错,苦的东西也很好。

每次任飘渺打电话给他讲这些,他就挂断电话,周而复始,然后任飘渺用言语反击他,“罗碧,你就这点程度吗”诸如此类,不厌其烦。

因此,罗碧发现自己的心事什么都不是,他的到来也是自我满足,然后看着任飘渺自我满足地在做自己的事。

 

 

窗户那几块玻璃被梅雨季节糊上一层雾,走出去的波斯猫回过头来已经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,天色渐渐暗下去,将一身雪白的它掩进黑夜,独那双晶亮的眼审视着此时此刻,仿佛是在旁边观望的裁判者。

片刻,窗户上出现一个指印,将雾霾缓缓擦出间隙,下班的员工一个个当作是不知情的样子,争先恐后走进电梯,然后在步出大楼时回首仰望最高处。

那里是星,那里是河,那里有人,像星河一样交错重合纠缠不清,指与指交扣,把犹难辩解的距离涂画得干干净净。

“我的猫……”任飘渺的吐息像火焰一样时明时灭,望着外界的一切,自己却被隔绝在一扇窗里,痛着、碰着、喘着、把窗户撞着——

在这个时候罗碧有点盲目地想说爱他,难得听见他平素里呼唤猫那般温柔的声音,或是,难得看见他扯一块布把自己的眼睛蒙起来,对着一个罐头匍匐,在食物的鼓动中把自己想像成一只太阳鸟。

那么他也可以是只鸟,像太阳鸟那般渴求着蜂蜜,

“你是猫吗?”罗碧压低声音,在他的体内与他交流,灼热的地方,神秘又引诱着自己的到来。

“我是猫……吗?”任飘渺回过头来,他的眼神是上位者一贯的风情,火热的视线从下往上,看彼此燃烧在一起引起的灾难,空中飞舞的火苗是那些随着摆动无法扑灭的汗水和情液,纷纷冲向窗户,窗户却纹风不动,托起他们,催促着不能停下。

“哼。”罗碧不想理他。

“罗碧——”任飘渺短促而沙哑的呢喃还在继续,他希望罗碧能听见自己的声音。

罗碧亲着他,又问他,“你的自我暗示成功了?到底是什么,我已经见过很多种你的样子了……”

“罗碧。”猛然尖锐的嘶叫是痛苦和享受和快慰。

所以那只猫其实是任飘渺的本能啦!也是理性啦!都是他啦!

PR
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  

关键字搜索

关于我

HN:
慕卿/Eosani
Webサイト:
性別:
女性
職業:
设计师
趣味:
布袋戏、ACG、声优
自己紹介:
笔名:慕卿,写写画画剪剪,圈地自萌,一个cp厨+万年攻控的自娱自乐。

“爱是心无旁骛,非他不可。 ”

【约稿私信或+1843658300,千字50】
【本质攻控,约前请清楚我的文风】
【除藏温不逆不拆外,其他杂食】
【以下只放写过的CP,还可以再解锁】

【金光布袋戏】
不逆不拆:藏温
不逆可拆:兔狼、千竞、撼竞、杏默、雁默、王相、飘策、神赤、戮史、网空、恨网、酆湘、元缺、玄俏、赤俏、丹阳颢天、丹玥、藏姚、恨心、剑蝶、雁凰、别诗

【霹雳布袋戏】
龙剑、佛龙、三先天、书素、钗素、意绮、双邪、蝶月、罗黄、蔺练、蔺苍、弃苍、弃ALL、燕冷、奉天逍遥、枫樱、枫湘、万千、万玲、双琴

【东离剑游纪】
殇凛

【明日方舟】
角ALL/角银/银ALL/银推/快递组/红拉普,混乱守序

【一人之下】
青也、ALL也、玉碧、玉ALL

【阴阳师】
博ALL、博晴、博天、酒茨、光切、荒金、双龙、鬼使黑白

【其他】
海贼王:索香
银魂:土冲、银桂、土银、高桂、高威
家教:DH、XS、8059、BF、10069

【以下望周知】
1.官配基本都吃,不包括瞎YY自以为的官配。
2.除本命CP洁癖外杂食,不欢迎女角黑。
3.拉踩我本命,我们就是敌人,切记不要闲着蛋疼帮忙培养对家。
4.KY给我滚!(脏话)

【其他的其他】
二次元/声优圈/阴阳师/J家/日综←四处蹦跶,偶尔会写自己喜欢的CP。

LOFTER产粮集散地←
http://eosani.lofter.com/

忍者ブログ备用粮仓←
https://eos3.dou-jin.com/

投稿日一览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我的微博

二维码

访客流量统计

Copyright ©  -- 慕卿千余载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hoto by Gaenseblumchen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