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Admin | Write | Comment

慕卿千余载

将琴代酒,缱绻思慕,平生自有分。 (布袋戏及其他创作存档点,LOFTER同名)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【藏温】铁树与花的吻

亲友给我看一张GIF图,说想看这样的亲亲。

原剧向


拍手[0回]


*

一般人请不动温皇,就算是自己人也同样,若要他从椅子里移动自己尊贵的身躯,那便是代表着有谁要遭殃了,或有什么事要发生了。

罗碧和他就是铁树与花,铁树说不知世上有花,难得一见,怎料你惊艳似假花,花说吾六十年开一次,百年才一遇,怎么你不信世间原有花。说到底铁树开花并非是好兆头,惑之,也正常,也难怪行军在路上的苗疆战神陷入沉思了。

 

 

两天前,他去过一趟还珠楼,等着他的,是一个人、一把剑、和一坛酒。

罗碧说我不喝酒,我只是顺道而来,接下来还有很多要做的事,谋局者先谋事,万物皆为我所用,不会让酒影响计划。

当然,罗碧并非不自制,相反,他的自我约束有点可怕,要做那个令人胆寒的万恶罪魁,不仅要有相当大的魄力,也要一马当先,给手下做榜样。

他也不会喝到烂醉如泥,只影对月,月有圆缺,难免会想到伤心事,成年的罗碧已经流干了泪,除了缅怀副将的死,也就适当恨一下自己的身世,当然不会流泪。

和另外两个性格各异的好兄弟坐在一起会喝点酒,有时是千雪孤鸣从北竞王府里带出来的桂花蜜,有时是神蛊温皇自己家的梨花白,都跟花有关,于是喝着也有一种花香,沁人心脾,醉不了,和关系好的人一起喝,更不舍醉。

那便还有剑,剑的主人端坐其中,宽袍大袖,袍下束腰,颇有武者的潇洒风范,他不言不语,目光定在剑柄上,雕龙画凤的花纹以及徐徐吹动的剑坠都在叙说着剑客的心,谋事者先谋局,万物皆不为我所有。

罗碧想起和他的无数次约战,瀑布旁、山谷间、峭岩下,一袭白衣的剑客长身而立,凝指为剑,倏然间,水汽与剑气急急奔走快过浮云,脚步身影迅捷飒沓如流星,心念一动,便直指高峰与沧海,剑法之繁令人目不暇接,招数奇幻更是让人看不出破绽。

他出剑极快,更无比专注,见你如见敌,衣袂纷飞,霍霍来袭,掌与剑相交,宏大功体碰撞收束不住,便互探虚实,过个百来招,十分爽快。

不过那是在外面,空濛环境容易让人心神舒畅,于是遵循自我本能,尝兵刃绝鸣。若白衣剑客摇身一变点一盏烛、抱一坛酒坐在房内等你,那便是另一码事。

罗碧心里荡漾了一会儿,他自然是江湖中的俗人,且是好战的能人,如世上真有天下第一的名号,谁不爱这个名号,谁不喜争,若彼此皆是天下第一,久分不下,也总要分个上下。

于是认认真真看着映照在烛光前那张脸,那张在剑光中冷峻却在柔光中显出几丝傲气的脸,这张脸能有多个面孔,时而温文,时而狡黠,时而沉默,时而复杂,这张脸叫神蛊温皇,也叫任飘渺,此时此刻正执剑把酒,等着他。

罗碧不想和他打,他们打架,毁了无数座还珠楼,再在重建的还珠楼里继续打,起初受难的是神蛊峰,只不过那草庐简陋,去还要过桥解字,麻烦,于是万恶的罪魁转而“骚扰”金碧辉煌、用尽无数匠人玉砌雕阑的楼阁。

现在这座楼阁内的楼主还未歇息,月上中天了,似是猜到会有贵客光临,一盏茶前就独坐在床前把玩棉球,擦拭他心爱的剑。剑名无双,乃指飘渺剑法名震天下,剑客执着于剑术,追求着巅峰,乐此不彼。

也许会有人问为甚擅剑者要和擅掌者执着,剑客会说天下武功同出一宗,万变不离其中,无此悟性,并无这能耐立于剑客面前,剑客不屑与之一战。

 

 

“你先让我喝酒!”现在罗碧有点生气,因为站了这么久才坐,坐了这么久才开口,结果嘴巴干燥,喉咙干哑,这不是待客之道。

可是想喝杯酒这么难,酒坛木塞始终还在,几次掌劲一过好不容易弹开,又被任飘渺纳气一催,回到原来位置。

罗碧再展飞瀑绝式,如星河乱坠,惊得烛光忽明忽暗,如此费尽周折只为解个渴,可是任飘渺一凝剑气,霎时,烛光如遇离离大火瞬间扑灭,他俩彼此在黑暗中对峙,无声胜有声。

少顷,烛光骤亮,两个人对桌相视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好似才平息战意,可仔细一看便会察觉,罗碧怒眉倒竖,而任飘渺气定神闲。

“好友,吾给你盛了酒,你将它洒了。”任飘渺说。

罗碧低下头定睛一看,可不是?杯沾水,一路蔓延至桌角,化作朝露,久久不落,化作晨曦,还如寻常。

罗碧的手也放在酒杯旁边,可见他才握杯不久,又才放开不久,他想喝酒却无法喝,他有酒量却被惊酒,无他,有人捉弄而已。

“哼,你要庆幸我忆起了前尘往事,才不跟你计较。”罗碧的纯阳功体烘干了桌上水意,烛光熠熠,因他而更盛。

任飘渺不动声色,垂眸一瞬,面上写有暖色。

 

 

——至此,罗碧来还珠楼已有将近一柱香,起因便是剑客借烛火闭眼之机,借了苗疆战神一记蜻蜓点水。

伸手不见五指,罗碧其人却像不灭之火,而剑客则是冰雪上不化的光阴。

欢喜碎在齿间,昨日少年已长成,却不变来时快意,只是用法可二三——剑客是那六十年一见的花,跟铁树说吾若以吻相邀,尔可会尽兴。铁树见花这样慷慨投怀送炮,难得失态,一问你要和谁战,二问你要怎么战,三问我只手抱香,不小心踏入万丈红尘,是否可以醉矣。

PR

NAME
TITLE
MAIL (非公開)
URL
EMOJI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
PASS (コメント編集に必須です)
SECRET
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 
  

关键字搜索

关于我

HN:
慕卿/Eosani
Webサイト:
性別:
女性
職業:
设计师
趣味:
布袋戏、ACG、声优
自己紹介:
笔名:慕卿,写写画画剪剪,圈地自萌,一个cp厨+万年攻控的自娱自乐。

“爱是心无旁骛,非他不可。 ”

【约稿私信或+1843658300,千字50】
【本质攻控,约前请清楚我的文风】
【除藏温不逆不拆外,其他杂食】
【以下只放写过的CP,还可以再解锁】

【金光布袋戏】
不逆不拆:藏温
不逆可拆:兔狼、千竞、撼竞、杏默、雁默、王相、飘策、神赤、戮史、网空、恨网、酆湘、元缺、玄俏、赤俏、丹阳颢天、丹玥、藏姚、恨心、剑蝶、雁凰、别诗

【霹雳布袋戏】
龙剑、佛龙、三先天、书素、钗素、意绮、双邪、蝶月、罗黄、蔺练、蔺苍、弃苍、弃ALL、燕冷、奉天逍遥、枫樱、枫湘、万千、万玲、双琴

【东离剑游纪】
殇凛

【明日方舟】
角ALL/角银/银ALL/银推/快递组/红拉普,混乱守序

【一人之下】
青也、ALL也、玉碧、玉ALL

【阴阳师】
博ALL、博晴、博天、酒茨、光切、荒金、双龙、鬼使黑白

【其他】
海贼王:索香
银魂:土冲、银桂、土银、高桂、高威
家教:DH、XS、8059、BF、10069

【以下望周知】
1.官配基本都吃,不包括瞎YY自以为的官配。
2.除本命CP洁癖外杂食,不欢迎女角黑。
3.拉踩我本命,我们就是敌人,切记不要闲着蛋疼帮忙培养对家。
4.KY给我滚!(脏话)

【其他的其他】
二次元/声优圈/阴阳师/J家/日综←四处蹦跶,偶尔会写自己喜欢的CP。

LOFTER产粮集散地←
http://eosani.lofter.com/

忍者ブログ备用粮仓←
https://eos3.dou-jin.com/

投稿日一览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我的微博

二维码

访客流量统计

Copyright ©  -- 慕卿千余载 --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Design by CriCri / photo by Gaenseblumchen / powered by NINJA TOOLS / 忍者ブログ / [PR]